阅读历史 |

第11章 珠胎暗结 (第1/2页)

加入书签

【 】,

第11章珠胎暗结

温如雪蓦地瞪大眼。

燕知惜无缘无故提到五年前的事,难道事情暴露了。温如雪锦被下的手,微微发颤。

“怎么不记得。”

“那时我在林子里遇到了受伤的皇上,将皇上藏入轿中,躲过了太子的追杀,雪儿还用叶子吹曲子给皇上听呢。”

温如雪心神不宁地复述着从前闻清羽告诉她的故事。

燕知惜没有作声,温如雪咬了咬牙,从柜中摸出一根青玉发簪,同燕知惜视若珍宝的那只一模一样。

“这可是我们的定情信物呢,皇上当时你才登基,来府中为我父亲祝寿,就是看到我戴的这只发簪,一眼认出了我。”温如雪顿了顿,哀怨地说:“皇上,今天是怎么了?雪儿做错什么事惹你不快了吗?”

听着温如雪委屈的声音,燕知惜终于动容,回头看着温如雪,“朕没有不快,只是今日闻清羽也吹了那首曲子。“

温如雪指甲深深陷入掌心,“原来皇上是在怀疑雪儿,雪儿从前同姐姐是至交好友,那首曲子也是雪儿教她的……“

原来是这样,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燕知惜看着温如雪泫然欲泣的表情,忽生了愧疚,同温如雪赔罪了好久,才将她哄笑。

在慕雪宫用午膳时,温如雪没什么胃口。燕知惜招来太医为她诊断时,忽然想起上午闻清羽的异状。

不知为什么,闻清羽那么顶撞他,燕知惜还是吩咐太医稍后去沉羽宫看看。

温如雪恨得牙痒痒,酸溜溜地说:“感觉皇上最近对姐姐特别上心呢。”

上心?

燕知惜皱了皱眉,“莫要胡思乱想,我对她上心也只因为她的命现在同你息息相关。”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