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6章 心神难明 (第1/2页)

加入书签

【 】,

第16章心神难明

后几日,但凡燕知惜一踏入沉羽宫,闻清羽就害怕地藏起来。

恰逢十余日后要迎接匈奴使者,政务繁忙,燕知惜好长时间都未再去沉羽宫。

一日桃红请示燕知惜,闻清羽天天嚷着要去沉羽宫外玩,不然就坐在地上哭闹。

燕知惜同意了。但加派了跟着她的人手,随时同他禀报她的一举一动。

这日,燕知惜在御书房和大臣探讨迎接的种种安排时,张公公莽莽撞撞地跑了进来。

未等张公公说明来意,燕知惜眸光猛地一黯,“是羽妃那边出什么事了?”

太医说过以闻清羽的身体状况,随时有危险,至多撑到初冬。

“回禀皇上,是雪妃娘娘求见。”

燕知惜松了口气,又低头批阅奏章,半晌才淡淡说:“去告诉雪妃,朕国事缠身,让她回宫好好休息。“

后妃搬弄是非妄自传话这是宫内大忌,如若不是曾暗自许誓要照顾她一生一世,燕知惜早就将她打入冷宫了。

这段日子,他没去过慕雪宫,不单单是命她反思,而是觉得如今的温如雪越来越陌生,在她身上找不到半点救她时俏皮善良的影子。

商讨完政事后,已是两个时辰后,燕知惜走出御书房,就见仅着一身单衣的温如雪低着头跪在门口。

燕知惜长眉紧拧,“雪妃不好好反省,来这里做何?“

温如雪抬起泪痕斑斑的脸,从怀里掏出一只青玉发簪,递到燕知惜面前。

“臣妾知道皇上怪我,如若皇上真的不能原谅臣妾,那便罚臣妾去冷宫吧,这根发簪……就留给皇上做个纪念罢。”温如雪说得哀婉凄绝。

燕知惜接过发簪,细细摩挲。

这发簪虽不名贵,但是一对,拼合在一起,簪头各一半的白玉兰花纹,严丝合缝地成为一朵。

燕知惜看了良久,苦笑。

这个世间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有一样的发簪了,不是温如雪还能是谁?

“雪儿起来吧,朕不怪你了。”

燕知惜想将温如雪扶起来,温如雪腿软,踉跄着又跪了下去,燕知惜终于生出了些许动容,将她横抱了起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