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23章 (第1/2页)

加入书签

“我们当年怎么没发现还有这种卡点的方式呢?”周焰钧抓着脑袋绕着那处坍塌点直打转:“这打的也忒快了!”</p>

“可能是因为你们当初没人能把这屋顶给打下来吧......”那野人射手讷讷道,他翻了翻dps统计列表,发现夏小曈的瞬时dps一度超过了poris_fire,也正好就是那小巫师受到了绝大惊吓的时候,他又点开伤害详情看了眼,猛地张大了嘴。</p>

他震惊的扭头望向地宫一隅,猫耳娘正弯着腰,轻声细语地安慰那哭的稀里哗啦的小巫师,画面堪称母慈子孝。</p>

猫耳娘:“夏小曈的dps打的比阿拉斯猪都高,猴赛雷啊!”</p>

周焰钧:“???你几个意思?拉踩倒也不必!”</p>

猫耳囊:“字面意思!”</p>

周焰钧:“那也只有一个瞬间好不好!”</p>

猫耳娘:“一瞬间的高也是高。”</p>

夏瞳抽抽噎噎道:“胖胖你承认自己是阿拉斯猪了。”</p>

周焰钧:“......你闭嘴!”</p>

那野人射手看完伤害详情再看夏瞳的眼神已经像是在看一只披着萌皮的小怪兽一样了,“你打的这个输出循环是什么鬼啊?”</p>

“就是裂魂咒接辟邪之语接裂魂咒再接洞察之钥啊,裂魂咒打上去有一,一秒半的病体debuff。”夏瞳无所觉地回答着,时不时还要吸一下鼻子。</p>

“可你十秒钟打了四个输出循环!十六个技能!”那野人射手瞳孔剧震,他的嗓音突然压低,试探性道:“......你是不是开挂了?”</p>

“去去去!”猫耳娘没好气的将他推开:“那说明我弟弟厉害好伐啦!你这人心理真阴暗!”</p>

“后生可畏啊。”周焰钧倒吸一口凉气:“哎不是我说你个小矮子还哭啥呀!boss都没了?你再哭我要跟着你一起哭了。”</p>

“是啊是啊,现在一点都不可怕了对不对?你还哭什么嘛!”猫耳娘笑着拍夏瞳的头。</p>

“你们不懂!!”夏瞳的悲伤是如此真切,抬手抹泪:“我站在那儿都没那群小怪物高,我好弱呜呜呜呜呜!!”</p>

周焰钧:“......”</p>

薄屿:“......”</p>

野人射手:“......”</p>

猫耳娘讪讪的缩回手,干笑道:“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呢......”</p>

林明翡将黑色的手套折叠后塞进口袋,懒懒的活动了一下腕骨。</p>

“你居然还随身带着手套?过于专业了吧?”时雅用手肘拱了一下林明翡:“打职业之前是干哪一行的啊帅哥?”</p>

“你猜啊。”林明翡哼笑一声:“我可不想在他身上留下dna让他带去验伤。”</p>

“是啊,dna应该留在可爱的情人身上,凭他也配?”时雅“啧啧”摇头,虚情假意的抚着胸口:“有一说一,你这个狗男人,狠起来真的好可怕。”</p>

“我也不想这样,我有好好说话的对吧?是他逼我的。”林明翡一手抄兜,下颌轻抬:“好逸恶劳是人类的天性,他老实承认也就算了,大家好聚好散,但是他嘴贱,就不要怪我手痒。”</p>

时雅垂眼点燃了一根烟,叼住,俊美的容颜在烟霭后方笼上了一层忧郁。</p>

“你在为平帅难过?”林明翡侧目问。</p>

“没有,为我们胎死腹中的战队事业而已。”时雅翻目道。</p>

林明翡长舒一口气:“是啊,现在又四等一了。”</p>

“你怎么好像心情还不错?”时雅纳闷地回望。</p>

林明翡耸肩。</p>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感觉如释重负。</p>

也许是因为暂时不用面对跟夏瞳的分别?</p>

一想到那小oga会难过地撅起小嘴或是垂下浓密湿润的眼睫毛,他心里就像被压土车反复碾过一样不好受。</p>

林明翡用舌尖顶了一下腮肉,掩饰住那点私人的情绪。</p>

“现在怎么办?”时雅问。</p>

“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林明翡说:“搭我的车走?”</p>

“不用,本少爷今天自己开了车。”时雅哼了一声:“本想着输人不输阵来着。”</p>

“咱们没输,真正输的是不能上赛场的人。”林明翡拍了拍他的肩。</p>

“那基地见吧。”时雅说。</p>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