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39章 (第1/2页)

加入书签

林明翡原本只是想要调戏一下德邦,万万没料到这个该死的人工智障居然来真的!二话不说直接报警了就!林明翡试着扑过去拔德邦的充电插头阻止这一切,但是德邦那玩意儿已经充电充的差不多了,足以维持开机的状态......</p>

于是电话就成功地拨了出去......</p>

林明翡花了好一阵子才跟对面杀气腾腾的警察解释清楚他们只是误拨了号码,其实什么事儿也没有发生。不出所料的被对面的人民的好公仆臭骂了一顿,还被记下了身份证号码。</p>

等到对面的电话彻底挂断,林明翡才长长的松了口气,抹了一把额际那不存在的冷汗。</p>

“是临时标记!临时标记行了吧!你这个没良心的人工智——”他气急败坏地伸手,指着那满脸人畜无害的小机器人,正要口吐芬芳,就听床上的小oga呢喃了一句,微弱道:“哥哥......”</p>

“夏瞳!”</p>

林明翡心底一阵酥颤,顿时没了跟德邦较劲的兴致,转身扑到床边,欺身坐下。</p>

“怎么这么快就醒了?”他替夏瞳掖好被子,轻声询问。</p>

“我听到你们在说话......”夏瞳的眼皮子还沉沉地耷拉着,不太睁得开,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发生什么事了......?”</p>

“没事。”林明翡摸了摸他温热的额角:“我跟德邦之间有点误会,已经解决了。”</p>

“好呢......”夏瞳小声说:“如果有什么需要我解释的......我可以解释......我不会让哥哥受伤害的......”</p>

林明翡稍稍一怔,心口酸涩发胀,动荡得厉害,后哑然失笑。</p>

“现在有感觉哪里不舒服吗?”他凑近了些,嗓音愈发温柔。</p>

“还好......就是没什么力气,口好渴。”夏瞳喃喃地说:“脖子后面有一点点疼......”</p>

林明翡愧疚地想,他刚才恐怕还是下嘴下得太狠了。</p>

德邦适时又硬邦邦地开了口,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给出忠告。</p>

“oga经历结合热后需要补充大量的水、糖分以及电解质,以甜牛奶和糖盐水依次补充为佳。”</p>

林明翡微微凝眸,他决定跟德邦暂时化干戈为玉帛。</p>

他颇为不舍的从床边起身,轻手轻脚的拉开门出去,又将门无声的带好,疾步下楼,就看见何游进正好进门,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风尘仆仆的,拉长了个脸。</p>

“怎么了老何?”林明翡边匆匆走到厨房里开冰箱拿牛奶边问。</p>

“千里迢迢跑了一趟联盟,结果没注册成功,那接待员还说我脑子有病!”何游进把大衣脱了狠狠往地上一扔,怒不可遏:“招oga打全息电竞就是脑子有病?什么意思啊?直a癌晚期根治不了了是吧?”</p>

“消消气消消气。”时雅倒了杯水给他,安慰道:“你去的时候应该差不多是下班点了,那个点值班的接待员都是新来的,素质不高很正常,明天再去一趟,找他们主管谈。”</p>

“特么的我现在就要投诉去!”何游进气急败坏的捋袖子:“我倒要问问他招oga打全息电竞是触犯了哪条规定了?凭什么不给注册啊!他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把他们的投诉电话打爆!”</p>

林明翡拧开了天然气,将加了红糖的热牛奶放在小锅里慢慢加热,他依靠在柜子上吐出一口气,略感无奈。</p>

“zero!”何游进发泄了一通,理智回来了些许,扭头看向厨房:“夏瞳呢?”</p>

“啊......他在楼上。”林明翡闻言一震,迟疑了片刻答道。</p>

“夏瞳今天晚上开会的时候不太舒服,就被队长抱上楼休息了。”周焰钧嘴快地通报道:“对啦,他现在怎么样啦?”</p>

“现在好多了。”林明翡言简意赅:“我给他煮点牛奶喝,晚上睡觉睡得安稳点。”</p>

“不舒服?怎么不舒服?”何游进的眼睛瞬间眯成一条充满了敌意的细缝,幽幽的注视着林明翡。</p>

小锅里的鲜牛奶刚刚有些,林明翡关了火,将牛奶倒进马克杯,又恢复了以往的那种泰山压顶岿然不动的佛系状态,直接无视何游进的杀人视线:“你猜啊。”</p>

何游进:“......我猜你妹啊!不想说拉倒!”</p>

“哦对,你之前不是买了一箱盐汽水吗?”林明翡对周焰钧道:“给我一瓶,夏瞳想喝。”</p>

“哦,我房门没锁,你直接去拿吧!”周焰钧还有点儿忧心忡忡的,“小矮子是不是游戏打多了过劳啊?”</p>

“也有可能是入秋了,突然降温所以受了凉?”薄屿说:“我房间里还有感冒药和退烧药,队长你要不一起拿了。”</p>

“不用。”林明翡说:“你们就别操心了,都回去休息吧,明天早上六点准时出去晨跑,我到时候点人,谁迟到我就揍谁。”</p>

周焰钧跟薄屿是两根粗神经,都没做多想,乖乖应着收拾收拾回了屋,林明翡端着牛奶上了楼,路过周焰钧屋时又顺走了一瓶盐汽水,后又辙回了夏瞳的卧室。</p>

原本一直呆在他的卧室里还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这一出一进间他就清晰的闻到了屋内馥郁的信息素的味道,两种截然不同风格的信息素分子杂糅裹挟,充斥在密闭的室内空气中,乍一误入,就被那重重的哎妹所迷乱了心绪。</p>

林明翡回到床边,轻轻的喊了一声:“夏小曈。”</p>

小oga的睫毛轻轻颤动了一下,呢喃似的轻哼。</p>

“起来喝点牛奶再睡。”林明翡不禁放柔了嗓音,小心的伸手去托夏瞳的肩颈。</p>

小oga离开了被褥,像是受冷一般瑟缩了一阵,后虚弱的靠在他的臂弯里,侧身往他胸前贴,林明翡的心底过电般的酥颤,他将牛奶杯送到夏瞳的唇边抵住。</p>

“听话,喝点甜牛奶,小心烫。”</p>

小oga轻启唇瓣,小口小口的抿着热牛奶,他本来嫣红娇嫩的唇色现在因为精疲力尽而变成了淡淡的粉,林明翡还怪心疼的,喂他喝完了半杯甜牛奶,林明翡又将从周焰钧那儿顺来的盐汽水拧开,给夏瞳喂了一些,这才作罢。</p>

补充完必要的营养成分,夏瞳的脸色看起来多了些生气,林明翡将他安置回被窝里拉好被子,又将灯光拧暗,转身准备离开,他刚打开夏瞳卧室的门,就看见时雅站在走廊上,手里点了根烟。</p>

因为薄屿和周焰钧都回去休息了,何游进不住在这里,于是也自行回了家,此刻基地里的灯光都打的很暗,时雅手指间夹着的那根烟忽明忽暗,衬的他的神色也喜怒不明。</p>

林明翡用舌尖顶了一下腮肉,走过去侧身倚在走廊的扶手上:“基地里禁止吸烟。”</p>

“基地里禁止做的事情可多了去了。”时雅喜怒不明地说:“夏瞳到底怎么了?”</p>

林明翡挑眉。</p>

其实时雅会察觉出异常他并不感到惊讶,毕竟跟周焰钧和薄屿那两个单细胞生物相比,时雅是个混迹人群多年的老狐狸精了,如果连oga发晴的这点儿迹象都无法察觉,时雅白当那么多年的老渣a了。</p>

“跟你猜想的一致。”林明翡抬了抬下颌:“结合热了。”</p>

“他随身带药了吗?”时雅面色微变。</p>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