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90章 (第1/2页)

加入书签

林明翡这个人说话总是很能一剑洞穿迷局,夏瞳被他晃了两下一点拨,脑袋彻底清醒了。这一轮他是彻底放下了所谓的胜负心,明确地告诉自己,他就想见识一下剑齿虎给出的这些预案究竟能到哪一步的境地,他要以不变应万变。</p>

——搞清楚敌人的战略,他就算是达到目的了。</p>

于是他干脆原地不动了,心想大不了就是被dyn当木桩给狙死。</p>

随后,他就目睹了剑齿虎的四个人在十几秒内完成了一整套行云流水的“无实物表演”。</p>

如果是上一局的那个如同惊弓之鸟般的夏瞳,在看到dyn和哥布林几乎同时起势的攻击后,约莫就已经仓皇无措地开始走位奔逃了,势必要利用障碍物躲避,那他将会精准地落入那个柱子与柱子之间的死角内——那是dyn给他规划好的牢笼。</p>

但是这一局的夏瞳偏偏没有按照套路出牌,几步出去又折返回来,他这两步错有错着,反倒让剑齿虎的一群人刹不住团队的阵型,不同程度的被卡在了那个dyn精心挑选的死角里,只剩下yoyo一个人还飞在半空中,大喇喇的遗留在poris五个人的视野里,接受了五道死亡凝视。</p>

夏瞳在提出集火yoyo的时候,心里还有些不忍,因为yoyo在剑齿虎的处境跟自己简直太像了。</p>

yoyo被一路追杀,迅速嗝儿屁,剑齿虎全队断奶,就没下文了。</p>

夏瞳从游戏里退出来之后,回想了一下刚才的局面,扶着额头轻轻叹了口气。</p>

“yoyo真的好惨啊,跟我同病相怜呢,四个人都在追着他打耶!他连个技能都交不出来!滚吧滚吧就死掉了!”他真情实感的发出同情的声音。</p>

这时poris的其他四个人也都堪堪出地图,恰好听到他的这句感慨,一个个都露出恶寒的表情。</p>

薄屿:“......什么你居然有怜悯yoyo么?”</p>

周焰钧:“可是刚才明明是你把yoyo的翅膀都给劈焦了。”</p>

时雅:“这是嘲讽吧?是吧是吧?”</p>

夏瞳纳闷的扭头道:“没有鸭,我是真的有在同情yoyo,他的队友太不靠谱了,动不动就卖他。”</p>

“那如果再来一次呢?”林明翡含笑抱起手臂:“你会选择打谁?”</p>

夏瞳不假思索的:“yoyo!”</p>

周围的四个人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p>

“很好,非常虚伪,你已经是一个纯粹的电竞人了。”周焰钧冲他比大拇指。</p>

“我们战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大染缸啊?居然把曾经那么纯洁善良的夏小曈给带成这样。”时雅哭笑不得:“你们这群人没有一个是无辜的。”</p>

林明翡跟着笑,握了个拳头递到夏瞳的嘴边:“采访一下你啊夏小曈,是什么促使你迅速成长,变得如此心狠手辣呢?”</p>

“是......”夏瞳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他水润又澄澈的眸光不经意地拂过林明翡的脸孔,又定定的落在alpha的眉心,温暖且坚定。</p>

林明翡被他看得有些怔住,心头不知怎么的漏了一拍,那种宛如期前收缩般的心悸感在胸口弥散开来,不知所措,他不太受得了这样温柔似水的情绪冲击,慌忙扭过头,岔开话题道:“行了,你们都抓紧修修装备,调整一下技能,准备第三局。”</p>

那厢yoyo从竞技场里出来,整个人心态都崩了。</p>

“你们几个在搞什么啊!!!为什么卡我的视角啊!!我一个人都奶不到!!我就在追你们!!追着追着我就被poris给抓了!!”</p>

哥布林没做多想,冲口而出道:“是d哥他跟我们说要三十秒之内——”</p>

他话音未落就被dyn粗暴地打断:“你放技能的时候没看到blk都不知道说一声吗?还是你本来就瞎打竞技场压根就不依靠视力?”</p>

哥布林莫名其妙地就被喷了一脸,瞬间蒙了:“我没——什么鬼啊!blk在原地没动不应该你最先报数吗?是你一直盯着他的耶!”</p>

“我要指挥,要纵观全局,难道还要给你报这种细枝末节的东西?我是你家老妈子吗?”dyn冷笑。</p>

哥布林急了:“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唉我......你特么怎么这样——”</p>

“我哪样?你当混子划水还不能让我说了?”dyn尖刻道。</p>

眼看他俩又要吵起来了,yoyo忙插进来阻断战局:“行了行了,这种时候谁也不要甩锅了,我死了就死了吧,没事的。”</p>

墨蓝也跟着打圆场:“刚才主要也是我们大意了,十几秒的功夫,谁都没有时间思考,全靠肌肉记忆打了。”</p>

罗宾王沉声道:“blk比我们想的要机灵啊,才一局就看穿了我们的套路,下一局不能这么打了,还是中规中矩点吧。”、</p>

墨蓝客观道:“其实blk聪不聪明倒没所谓,主要是有zero在啊,zero一直是战术大师,眼睛毒的不得了,我们这点小花招用一次还行,两次都想骗过他的眼睛,不太可能,还是别抱侥幸心理了。”</p>

“要我说,还是某些人缺乏临场应变的能力。”dyn在一旁满面阴枭:“我喊‘一二三四’就一板一眼的跟着打?全息电竞什么时候变成广播体操了?”</p>

哥布林涨红了脸:“是你说要三十秒之内拿下一血,我是相信你!也想给团队争取荣誉——”</p>

“你争取到了吗?”dyn反问:“没有就闭嘴。”</p>

dyn的态度强硬异常,此时训练赛才打了一半,哥布林碍于他在团队里的地位,只能咬了咬牙忍下了后面的反驳之语。</p>

留给他们争论的时间并不多,第三局很快就开始了。</p>

地图读条结束之后,双方队伍进入了一片寒风夹雪的冰川天地,在纵横奔腾的湛蓝色冰河中央有一块凸起的正方形高台,台子上耸立着石碑,刻有特殊的印记图腾,像是一处开关。</p>

“我艹,怎么排到这张地图了!”周焰钧咋舌道。</p>

竞技场的地图有许多张,大部分只是会随机的给双方的pk增加难度,但是还有一小部分的地图是有自己独特的游戏机制,譬如这张“九玄冰川地”,竞技双方在地图里重伤后可以无限在就近的复活点复活,只有当一方将台子上的“九玄石碑”击碎,才能算是获得胜利。</p>

这类地图比之一般的竞技场地图更为复杂,只要不是单纯的互相拼杀就能把pvp党们都折磨死,大约游戏官方在制作的时候也感到难度颇高,所以数量并不多,在所有地图随机抽取的情况下,出现的概率也很低。</p>

但是一旦排到了就很让人头疼。</p>

剑齿虎和poris双方几乎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扑向那冰河中央的石碑。</p>

“夏瞳你爆发高你去开石碑!!我们拦住他们!!!”林明翡喝道。</p>

“收到!”周焰钧与薄屿二人接到指令闪电般的杀进了剑齿虎的队列当中,宛如一道坚固的锁扣,直接将试图冲前的墨蓝和哥布林封锁。</p>

夏瞳想也没想就朝着冰河边狂奔,此处的气温模拟极度逼真,寒风擦在他的脸上都刺的发疼,夏瞳一跃而起,oga的身体轻盈,他反向施咒,技能鞭挞在雪地里扬起雪尘,形成反向作用力将他推向冰川中央的高台。</p>

“我上去啦——”夏瞳激动的高呼一声,兴高采烈的正欲伸出手去触碰那台子的边缘,就在这一瞬间,墨蓝挣脱了薄屿的桎梏,闪电黑豹奔袭而出,放出震天动地的兽吼!</p>

“轰”一声!兽吼带起的大范围aoe气波直接将飘在半空中的小巫师吹了起来,他背后的巫师兜帽更是被狂风塞满了,变得鼓鼓囊囊活像个大降落伞。夏瞳的四肢乱抓乱划,指尖绷的紧紧的,几乎到了极致,但他依旧没能抓住那高台上的铁锁链,整个人就像个纸片一样被那穿在身上的“大降落伞”给拖走了。</p>

“啊啊啊妈妈鸭放开我!!”夏瞳在半空中飘忽翻滚,又可怜又搞笑,他像个大氢气球,努力地试图稳定身体的重心,但是没什么用,他实在是太轻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高台和石碑离他离的越来越远,最终“扑通”一声掉进了水流湍急的冰河之中。</p>

寒冷和呛水这两种debuff让他持续掉血,最后dyn远程补了他两枪,他就没了,不得不回到复活点,重头再跑。</p>

这样一来一去耽搁了时间不说,历史却总是惊人的相似,他每次站在河岸边试图飞渡高台,都会因为气流和巫师斗篷的影响而跟目的地失之交臂。</p>

结果自然不用说,剑齿虎又赢了。</p>

出来之后夏瞳气的直跺脚:“啊啊啊啊我讨厌这张地图!!”</p>

“我的锅,我判断失误,不应该安排你去开石碑的。”林明翡举手投降:“这局应该让我去开石碑。”</p>

“可你要指挥啊,得一直观察全局。”时雅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p>

周焰钧直接骂骂咧咧:“见鬼了,怎么会这么倒霉就排到了这张地图呢?这一点儿都不pvp!”</p>

薄屿:“这很pvx。”</p>

夏瞳在一旁挥舞着拳头纠结道:“我们就应该先把剑齿虎打死一波!!然后趁他们回复活点的时候去开石碑!”</p>

“哪有那么容易啊。”林明翡哭笑不得:“这张地图的复活点离主战场不远,他们可以无限复活,迅速补位搞拉扯战,所以最佳的战略还是找机会去开石碑。”</p>

“我觉得我们下一局不会再排到这张地图了!”夏瞳气咻咻的说。</p>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