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94章 (第1/2页)

加入书签

夏小曈语出惊人。</p>

但是这次的瞳言瞳语并没有像之前一样引得poris的众人忍俊不禁,在座的诸位都是全息电竞里的老手了,大家都不傻,互相对视了一眼,便都体会出了其中的猫腻。</p>

“dyn......故意放水,打假赛?”薄屿试探性的说了一句,点破了所有人内心的疑云:“不会吧?这对他有什么好处啊?”</p>

“不是说剑齿虎对选手judge的非常严苛吗?难不成他跟yoyo有仇?想借此机会把yoyo拖下马?”周焰钧充满了怀疑道:“但他私底下有跟yoyo闹过矛盾吗?”</p>

“可我听说在剑齿虎的内部养了有几十个青训生和替补,他们不像我们,讲究兄弟情义团队协作潜力天赋什么的,一场比赛的个人表现就有可能直接影响是否还是的地位。”时雅沉思着道:“dyn这波就算是为了搞yoyo,代价未免也太大了吧?他送的可是团队的一血唉,要按照这个标准来评判,他自己也讨不到什么好果子吃。”</p>

“你这么说也很有道理。”周焰钧用两根手指钳住他的胖下巴,一本正经的推理说:“难不成.......他看上小矮子了?所以想用两个人头作为投名状,讨小矮子的欢心?”</p>

夏瞳霍然瞪大了眼睛:“唉????”</p>

林明翡直接把桌上的餐叉当飞镖“biu”的砸了过去,骂道:“你他妈回门的诱惑看多了吧你!”</p>

周焰钧歪头躲闪,还怪委屈的:“那你还能找到更合理的解释吗?dyn这波操作除了给小矮子谋了点福利以外,我是真的找不到任何一点别的益处了。”</p>

一群人面面相觑。</p>

何游进在旁边用小银勺子敲了敲玻璃杯,“叮叮当当”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p>

“行了,这再怎么看也是剑齿虎战队的内部矛盾吧?你们跟着在这儿操心操的跟真的一样,你们是楼下的居委会大妈还是妇联啊?要我说他们内讧对我们而言难道不是一件好事情吗?应该举杯欢庆才是。”说着他就非常应景的把手上的杯子举了起来:“来来来,cheers!”</p>

餐桌上寂静了两秒,随后一群人都颇有点茅塞顿开拨云见日的感觉,一应笑嘻嘻的把杯子举了起来。</p>

“何经理分析的很对啊!”</p>

“来来来碰一个,说不准明年联赛我们就真的不战而胜了呢?”</p>

“我靠,不战而胜那也挺无聊的,我还是很想跟剑齿虎在联赛赛场上正儿八经的再干一架。”</p>

“小矮子快把杯子举起来啦!那鸡腿儿都没肉了你怎么还在啃!”</p>

“鸡脆骨也好好吃唔唔唔——”夏瞳嘴里“嘎嘣嘎嘣”的,腮帮子动的活像个快乐的小仓鼠,他将鸡软骨咽下去之后,又意犹未尽的舔了舔手指,看所有人都已经把手边的玻璃杯举起来,汇聚到了中央。</p>

“这个是什么意思呀?是比谁喝得多的意思吗?”他茫然不解道。</p>

“不是,这只是一种庆祝的礼节。”时雅微笑着:“你可以理解为大家一起共同许愿哦。”</p>

“哦这样子!”夏瞳恍然大悟,也有样学样的把装满了牛奶的玻璃杯举起来,跟他们其余的五个人挨个儿碰杯,“叮叮当当”之后,他一本正经的开始许愿:“那我希望待会儿雪可以再下的大一点,最好下一晚上,然后我今天晚上可以出去堆雪人,明天白天还可以出去堆雪人!”</p>

“哇,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啊喂——”周焰钧无语道:“你好歹也许个大一点的愿望!”</p>

“大一点的愿望呀......”夏瞳还真实实在在的又想了两秒,改口道:“那我许愿待会儿大家可以一起出去堆雪人!”</p>

“还真是个大了一点点的愿望呢......”周焰钧苦恼道:“唉,他也就这点出息了。”</p>

“我觉得许个能实现的愿望也蛮好的,知足常乐嘛!那吃完饭大家就一起出去玩雪吧!实现我们blk选手难得的平安夜小愿望。”时雅笑眯眯道:“干杯干杯,为了明年联赛的胜利!到时候就让我去发表获奖感言吧,我连腹稿都打好了。”</p>

“没人跟你抢,毕竟你是我们poris的门面你说是不是?”林明翡沉声而笑,他低下头,在桌子,吊起眼梢看他,也没有抽手,大眼睛扑闪扑闪,含着笑。林明翡愈发得寸进尺,将小oga细腻柔软的手掌搁在自己的手心里捏了捏,玩来玩去,后意味深长:“还为了我们来之不易的相聚缘分,干杯。”</p>

比起poris这里其乐融融的节日氛围,剑齿虎那边儿的情况却不那么乐观了。</p>

训练赛的胜负是系统自动统计的,在夏瞳主动退出竞技场之后,剑齿虎的三个人也就不费吹灰之力的拿下了胜利,他们退出竞技场之后,看着那“3:2”的成绩公示,心里却格外的不是滋儿。</p>

茧的舱门缓缓打开,他们五个人终于在现实中又碰了面,刚才比赛过程中的各种突发状况重又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哥布林、yoyo和墨蓝等人都是憋了一肚子的话想说,但是碍于dyn在队内的身份地位,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打破这僵局。他们谁也不愿意做这个率先发难的恶人,于是乎都在等着其他人沉不住气,那场面简直是尬破了天际。</p>

处于风暴中心的dyn看起来却是异常的泰然,他一撑扶手从茧里坐起来,打了个呵欠就迈出了舱门,也不跟其他人进行眼神交流,更别提说话了,他的这个反应让yoyo难受的不行,于是冲口而出道:“dyn,你什么意思啊!你都不打算说点什么吗?”</p>

dyn脚下的步伐一顿,他扭过头,满面诧异的看向yoyo。</p>

“说点什么?你要我说什么?”他阴阳怪气的发问:“难不成这种局赢了还想让我对你们说一句‘恭喜,再接再厉’吗?”</p>

yoyo慢慢的瞪大了眼睛,气怒交加,被他这番嘲弄挖苦整的呼吸都不匀了,“什么呀!谁要你恭喜了!我们难道都是傻子吗看不出来这局到底是输是赢?”</p>

“哦,原来你们不是傻子啊。”dyn凉飕飕地说道:“那既然你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就不需要再照顾某些人的面子了,顺风局打成逆风局,还差点被人翻了盘,跟某人想出来的那条战术脱不了干系吧?”</p>

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哥布林宛如被一箭穿心,脸色渐渐苍白,后又变得有些青紫,他忍无可忍的站了起来,低吼道:“最后明明是你自作主张要带着yoyo去搞blk的!你不去的话你跟yoyo都不会死!我们也就不会闹到这种局面!”</p>

“拜托,我是在替你试战术,训练赛的本质不就是为了刺探敌情试策略吗?”dyn怪异的笑了一声:“况且我以为我们当时五个人都活着,对面就只有一个blk,我们稳赢了,谁晓得你想出来的计策那么绝,会烂到这种地步,让我们五打一也输!你这脑袋瓜子到底是怎么长的啊?想出那么一坨屎来,我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呢。”</p>

哥布林说不过他,牙根几乎咬碎:“你——”</p>

“怎么你还不服气?”dyn冷笑一声:“那正好,待会儿等赵经理回来,我们拉上他一起来说道说道,五打一被翻盘究竟应该是谁背锅。”</p>

说完,他也不顾哥布林冲口而出的脏话和紧紧握起的铁拳,独自一人我行我素的就离开了训练室。</p>

训练室里一片死寂。</p>

哥布林气的喘着粗气,他猩红着双眼一扭头,对上了墨蓝、罗宾王和yoyo三个人复杂至极的目光。</p>

“你们......你们是不是都跟他一样,觉得都是我的锅?”哥布林的嗓音沙哑,表情似笑非笑,似怒非怒:“你们是不是打心眼儿里都觉得我这个人烦得要死,就应该滚出这个战队,把位置腾出来给别人啊!”</p>

他说到最后变成了歇斯底里的吼,像个受伤的困兽。</p>

“我觉得最好还是不要闹到赵经理那边去,我们自己复盘就好了,一来后面这段真要说的话你的确不占理,二来赵经理对dyn偏爱有加是事实,他不可能为了你去惩罚dyn。”墨蓝是他们当中最客观最敢说的一个,嗓音沉沉然。</p>

“你他妈为什么不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哥布林追问,怒不可遏。</p>

“他妈的现在回答你那些矫情的问题有什么意义吗!”墨蓝也火了,不耐烦的回道:“你他妈都要丢了位了!还不替自己考虑一下退路——”</p>

他话未说完就又被狂怒的哥布林打断:“我他妈不要听这些!你以为我不知道要害轻重吗!要你替我找退路!”</p>

墨蓝:“......艹,你他妈就是个没良心的白眼儿狼!还瞎!谁为你好谁害你你都看不出来!”他一拍扶手也从茧里跳了出来,把队服袖子捋了上去:“老子今天就把你这个榆木脑袋给你揍服了!马德!”</p>

哥布林全然失去了理智,咆哮道:“来啊!你他妈来打我啊!你他妈早就想这么干了对不对!墨蓝我!!”</p>

眼看着两人就要在训练室里动起手来,yoyo和罗宾王也吓坏了,双双从茧里跳出来去拉架。</p>

“我靠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啊!!这种时候应该一致对外啊怎么还内讧呢!!有毛病吧!!想被扣钱是不是!!”</p>

“哎呀哥布林你冷静一点啊!!蓝哥是在为你好你听不出来吗!!”yoyo急的大叫:“你难道真的想把位置让给那个平帅吗!!”</p>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