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番外 风云 (第1/2页)

加入书签

c市第三中学06级新生入学,就出了三个名人。</p>

其一是他们所有人刚一踏进校门就口耳相传的,名叫何游进,小升初考试力压群雄,以三门全是满分的卓越成绩入校,男生,第二性别beta。</p>

在入学典礼上,众人就看到了这个传闻中的学霸小男生,他带着一副厚重的黑框眼镜,身量清瘦,眼镜遮住了他大半张脸,让清秀的五官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阴翳和严肃,穿着第三中学的西装校服,不苟言笑的走上了升旗台旁边儿的演讲台。</p>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学习没有捷径,只有严谨的钻研与刻苦才能收获佳绩......”他一板一眼的背着自己的演讲稿,眼镜片折射着一片白灿灿的日光,看见远处的校门缓缓的打开了。</p>

入学典礼已经开始有一会儿了,按理说早就过了进校园的时候,校门会在八点半准时关上,所有再来的学生都将被关在校门外,连迟到都不算了,得直接算旷课。</p>

可这个人却让紧闭的校门正大光明的为他打开了。</p>

此时所有的学生的注意力都不再放在演讲台上,一个个都好奇扭着脖子张望,去看那辆从校门外招摇驶入的豪车。</p>

应该是一辆豪车吧.....何游进推了一下眼镜框,他并不是很能认识这些车的牌子。</p>

他站的比较高,于是就清晰的看见了自那辆豪车里走出了一个高个子男生,那男生与自己年纪相仿,穿着自己的衬衫与衬裤,光是没有穿校服这一点就足以让他跟所有的其他学生都鉴别开来,那一身衣裳是最简约的黑白灰色调,并不张扬,却也在他身上穿出了高贵的气质......</p>

呸呸呸,什么高贵的气质,是有钱人的气质才对吧。</p>

何游进用力的清了清嗓子,举手握住了话筒。</p>

“——我们不能骄奢淫逸,或者躺在祖祖辈辈的功劳簿上坐吃山空,未来是要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创造的,那些‘拼爹’的富二代,只能是社会的蛀虫......”他微微拔高了些音量,带着回声,义正言辞的,想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回来。</p>

可是他没有成功,这个年纪的孩子们没有见过那么昂贵又华丽的阵仗,一个个都恨不得把眼珠子都贴到车子以及车主人的身上去,倒是那个从车里下来的“当事人”闻声转过头来,静静的跟演讲台上的何游进看了一个对眼。</p>

何游进微微一愣,他下意识的皱起眉头,以为对方会很生气的看过来,不想输了气势,谁晓得对方的目光却很温和,像是冬日里的暖阳,夹杂着些许好奇,甚至还歪了歪头。</p>

片刻后,有人给他送上了一副眼镜盒,他颔首从眼镜盒里取出了一副细框的眼镜带上脸,气质变得人模狗样的,转而跟随着教导主任和校长去往教学楼。</p>

这就是第三中学的第二大名人,方昊旸,性别男,第二性别alpha,他的爷爷是曾经的荣誉老教师,如今的校名誉董事,是名副其实的教师子女兼富二代。</p>

他走了,让这场本该盛大的入学典礼耽搁了不少的时间,随后草草收场。</p>

这让何游进气不打一处来。</p>

待到人都散去,他独自一人低着头走过围墙,看见一个人影从天而降,一手触地站稳,而后站直了。</p>

何游进抬头看了看围墙,又看了看眼前这人的身高腿长,确认对方不是走正门而是翻墙进学校的。</p>

“你旷课。”他说。</p>

“这还没上课呢。”那男生振振有词。</p>

“那你旷了入学典礼。”何游进不高兴的继续说。</p>

“我没旷,我坐在墙上从头听到尾来着。”那男生不以为意的摆摆手,将校服外套脱了,单手提在肩头,“你说的特别好,作为一个beta,厉害的。”</p>

“那让你选你是愿意当我还是当那个从车子里出来的人?”何游进冷冷道。</p>

那家伙没说话。</p>

“你肯定愿意当他。”何游进替他说了,“一面让我当新生代表发言,一面又让那种人成为价值风向标,这才是最让我失望的地方。”</p>

“唔,你别想太多。”那人笑了起来,“你跟他我都不想当,我只想做我自己。”说完他卷起袖子,向何游进伸出手,“你好学霸,我叫林明翡。”</p>

何游进没跟他握手,只说了一句“你下次再旷课我会举报你的”,然后避如蛇蝎的走了。</p>

结果这个叫林明翡的家伙开学一周就旷了三天的课,还有两天出现在学校都是在老师的办公室里度过的,何游进为什么知道?因为学校分班是完全打乱了分的,好巧不巧,何游进,方昊旸,林明翡三个人竟然在一个班。</p>

何游进深谙“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恨不得离这两个家伙越远越好,却没料到这两个家伙就此缠上他了。</p>

林明翡也就算了,老师让他搞差生帮扶,方昊旸就很奇怪,他经常作为课代表收作业,方昊旸总是一次□□不全,要他点了名字一次两次再补交,他指名道姓骂健忘症也没用。</p>

他每次一跳脚,这个少爷就笑眯眯的倚靠在桌边看他,然后慢条斯理的从抽屉里把漏了的试卷或者是作业本拿出来。</p>

何游进觉得林明翡是外在的有毛病,方昊旸是内在的有毛病,虽然都不是好东西,但相比之下好像林明翡还正常一点。</p>

方昊旸虽然总是笑眯眯的,但是总让他觉得很危险。</p>

......</p>

这种危险在很多年以后得到了验证。</p>

何游进气喘吁吁的趴在水池边,吸饱了水的清洗海绵被他捏的不成样子。</p>

“你差不多......可以了!”他颤声说,眼镜上一片雾气。</p>

“我看你在发呆,一点儿都不专心,才想提醒提醒你。”方昊旸俯身靠近了他,贴在他的耳畔低语,上面</p>

何游进都站不住了,“你......你洗碗么!”</p>

“我洗。”方昊旸答应的爽快,“说说看,刚才在想什么?”</p>

“没,没什么......嗯......”</p>

“骗我。”</p>

何游进倒吸了一口凉气,哆嗦道:“就想到了我们上学的时候......”</p>

“是在想我么?”</p>

“你和......zero。”</p>

方昊旸停住,启齿咬住了beta的耳垂。</p>

“想我就想我,有他什么事?”</p>

何游进的眼镜已经挂在了鼻梁上,他的眼神越过了眼镜片,虚虚地漂浮在半空中,暧昧的失焦。</p>

方昊旸坏心眼的动了动,何游进直接把手里的海绵丢了出去。</p>

“混蛋你......”beta艳红的眼角皱着,他常年凶巴巴,那种刻薄的表情在此时的场景下竟然变得柔软又诱人,多了些别样的味道。</p>

“我就是......就是想起来那时候你总不交作业。”他就差求饶了,磕磕巴巴的交代着:“......所以问zero,你是不是对我有......有意见。”</p>

“问到结果了么?”方昊旸哑声问。</p>

“没有......”</p>

“但凡你找一个有恋爱经验的问一问,也不会这么多年没有结果。”方昊旸轻轻的笑,伸手扭过了何游进的下巴,深吻住爱人,“没看过校园青春剧吗?男孩子总是欺负喜欢的女孩子,喜欢谁......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吸引他的注意力。”</p>

-</p>

何游进跟方昊旸成为了第一对儿结婚的夫夫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在他们发出请帖的时候,剑齿虎的哥布林还酸了吧唧的狂跳了一阵子的脚。</p>

“我早就说poris跟联盟之间有不可告人的关系!!你们还不信!!!”</p>

何游进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回复超绝:“有本事你也去勾引一个联盟的内部人员,你能勾引得到算我输。”</p>

哥布林在这方面甘拜下风。</p>

渡完蜜月回来,何游进给他们每个人都带了精装喜糖。</p>

林明翡在收到自己的那份儿喜糖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扔给了最喜欢吃糖的夏瞳,小oga抱着两人份的喜糖乐得合不拢嘴。</p>

“见鬼了,他们两个竟然会在一起。”林明翡兀自感慨:“就以前你提起方昊旸的那种咬牙切齿的样子,我都觉得你会挑他结婚的日子提刀去取他的项上人头,让他血溅当场呢!”</p>

“所以说,你这种人能找到对象也是蛮稀奇的。”何游进不阴不阳的回敬道:“也只有夏小曈这种铁憨憨能看上你了。”</p>

夏瞳瞪着他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过来:“嗯嗯嗯?”</p>

何游进满脸慈爱:“没事,说你善良呢。”</p>

林明翡:“......”</p>

何游进满脸就写着“来啊,互相伤害啊”。</p>

林明翡默了片刻,开口道:“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我跟夏瞳公开了。”</p>

何游进:“?”</p>

林明翡:“字面意思,准备跟紧你和老方的步伐,尽快进入人生的下一阶段。”</p>

何游进已经颤抖着双手点开了微博,他的手机微博上正登陆着他们官方的微博账号。</p>

在手机宛若帕金森一般的疯狂震动中,何游进的尖叫声响彻poris基地的天花板。</p>

“姓林的我要鲨了你祭天!!”</p>

-全文完结-</p>

“你差不多......可以了!”他颤声说,眼镜上一片雾气。</p>

“我看你在发呆,一点儿都不专心,才想提醒提醒你。”方昊旸俯身靠近了他,贴在他的耳畔低语,上面</p>

何游进都站不住了,“你......你洗碗么!”</p>

“我洗。”方昊旸答应的爽快,“说说看,刚才在想什么?”</p>

“没,没什么......嗯......”</p>

“骗我。”</p>

何游进倒吸了一口凉气,哆嗦道:“就想到了我们上学的时候......”</p>

“是在想我么?”</p>

“你和......zero。”</p>

方昊旸停住,启齿咬住了beta的耳垂。</p>

“想我就想我,有他什么事?”</p>

何游进的眼镜已经挂在了鼻梁上,他的眼神越过了眼镜片,虚虚地漂浮在半空中,暧昧的失焦。</p>

方昊旸坏心眼的动了动,何游进直接把手里的海绵丢了出去。</p>

“混蛋你......”beta艳红的眼角皱着,他常年凶巴巴,那种刻薄的表情在此时的场景下竟然变得柔软又诱人,多了些别样的味道。</p>

“我就是......就是想起来那时候你总不交作业。”他就差求饶了,磕磕巴巴的交代着:“......所以问zero,你是不是对我有......有意见。”</p>

“问到结果了么?”方昊旸哑声问。</p>

“没有......”</p>

“但凡你找一个有恋爱经验的问一问,也不会这么多年没有结果。”方昊旸轻轻的笑,伸手扭过了何游进的下巴,深吻住爱人,“没看过校园青春剧吗?男孩子总是欺负喜欢的女孩子,喜欢谁......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吸引他的注意力。”</p>

-</p>

何游进跟方昊旸成为了第一对儿结婚的夫夫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在他们发出请帖的时候,剑齿虎的哥布林还酸了吧唧的狂跳了一阵子的脚。</p>

“我早就说poris跟联盟之间有不可告人的关系!!你们还不信!!!”</p>

何游进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回复超绝:“有本事你也去勾引一个联盟的内部人员,你能勾引得到算我输。”</p>

哥布林在这方面甘拜下风。</p>

渡完蜜月回来,何游进给他们每个人都带了精装喜糖。</p>

林明翡在收到自己的那份儿喜糖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扔给了最喜欢吃糖的夏瞳,小oga抱着两人份的喜糖乐得合不拢嘴。</p>

“见鬼了,他们两个竟然会在一起。”林明翡兀自感慨:“就以前你提起方昊旸的那种咬牙切齿的样子,我都觉得你会挑他结婚的日子提刀去取他的项上人头,让他血溅当场呢!”</p>

“所以说,你这种人能找到对象也是蛮稀奇的。”何游进不阴不阳的回敬道:“也只有夏小曈这种铁憨憨能看上你了。”</p>

夏瞳瞪着他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过来:“嗯嗯嗯?”</p>

何游进满脸慈爱:“没事,说你善良呢。”</p>

林明翡:“......”</p>

何游进满脸就写着“来啊,互相伤害啊”。</p>

林明翡默了片刻,开口道:“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我跟夏瞳公开了。”</p>

何游进:“?”</p>

林明翡:“字面意思,准备跟紧你和老方的步伐,尽快进入人生的下一阶段。”</p>

何游进已经颤抖着双手点开了微博,他的手机微博上正登陆着他们官方的微博账号。</p>

在手机宛若帕金森一般的疯狂震动中,何游进的尖叫声响彻poris基地的天花板。</p>

“姓林的我要鲨了你祭天!!”</p>

-全文完结-</p>

“你差不多......可以了!”他颤声说,眼镜上一片雾气。</p>

“我看你在发呆,一点儿都不专心,才想提醒提醒你。”方昊旸俯身靠近了他,贴在他的耳畔低语,上面</p>

何游进都站不住了,“你......你洗碗么!”</p>

“我洗。”方昊旸答应的爽快,“说说看,刚才在想什么?”</p>

“没,没什么......嗯......”</p>

“骗我。”</p>

何游进倒吸了一口凉气,哆嗦道:“就想到了我们上学的时候......”</p>

“是在想我么?”</p>

“你和......zero。”</p>

方昊旸停住,启齿咬住了beta的耳垂。</p>

“想我就想我,有他什么事?”</p>

何游进的眼镜已经挂在了鼻梁上,他的眼神越过了眼镜片,虚虚地漂浮在半空中,暧昧的失焦。</p>

方昊旸坏心眼的动了动,何游进直接把手里的海绵丢了出去。</p>

“混蛋你......”beta艳红的眼角皱着,他常年凶巴巴,那种刻薄的表情在此时的场景下竟然变得柔软又诱人,多了些别样的味道。</p>

“我就是......就是想起来那时候你总不交作业。”他就差求饶了,磕磕巴巴的交代着:“......所以问zero,你是不是对我有......有意见。”</p>

“问到结果了么?”方昊旸哑声问。</p>

“没有......”</p>

“但凡你找一个有恋爱经验的问一问,也不会这么多年没有结果。”方昊旸轻轻的笑,伸手扭过了何游进的下巴,深吻住爱人,“没看过校园青春剧吗?男孩子总是欺负喜欢的女孩子,喜欢谁......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吸引他的注意力。”</p>

-</p>

何游进跟方昊旸成为了第一对儿结婚的夫夫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在他们发出请帖的时候,剑齿虎的哥布林还酸了吧唧的狂跳了一阵子的脚。</p>

“我早就说poris跟联盟之间有不可告人的关系!!你们还不信!!!”</p>

何游进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回复超绝:“有本事你也去勾引一个联盟的内部人员,你能勾引得到算我输。”</p>

哥布林在这方面甘拜下风。</p>

渡完蜜月回来,何游进给他们每个人都带了精装喜糖。</p>

林明翡在收到自己的那份儿喜糖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扔给了最喜欢吃糖的夏瞳,小oga抱着两人份的喜糖乐得合不拢嘴。</p>

“见鬼了,他们两个竟然会在一起。”林明翡兀自感慨:“就以前你提起方昊旸的那种咬牙切齿的样子,我都觉得你会挑他结婚的日子提刀去取他的项上人头,让他血溅当场呢!”</p>

“所以说,你这种人能找到对象也是蛮稀奇的。”何游进不阴不阳的回敬道:“也只有夏小曈这种铁憨憨能看上你了。”</p>

夏瞳瞪着他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过来:“嗯嗯嗯?”</p>

何游进满脸慈爱:“没事,说你善良呢。”</p>

林明翡:“......”</p>

何游进满脸就写着“来啊,互相伤害啊”。</p>

林明翡默了片刻,开口道:“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我跟夏瞳公开了。”</p>

何游进:“?”</p>

林明翡:“字面意思,准备跟紧你和老方的步伐,尽快进入人生的下一阶段。”</p>

何游进已经颤抖着双手点开了微博,他的手机微博上正登陆着他们官方的微博账号。</p>

在手机宛若帕金森一般的疯狂震动中,何游进的尖叫声响彻poris基地的天花板。</p>

“姓林的我要鲨了你祭天!!”</p>

-全文完结-</p>

“你差不多......可以了!”他颤声说,眼镜上一片雾气。</p>

“我看你在发呆,一点儿都不专心,才想提醒提醒你。”方昊旸俯身靠近了他,贴在他的耳畔低语,上面</p>

何游进都站不住了,“你......你洗碗么!”</p>

“我洗。”方昊旸答应的爽快,“说说看,刚才在想什么?”</p>

“没,没什么......嗯......”</p>

“骗我。”</p>

何游进倒吸了一口凉气,哆嗦道:“就想到了我们上学的时候......”</p>

“是在想我么?”</p>

“你和......zero。”</p>

方昊旸停住,启齿咬住了beta的耳垂。</p>

“想我就想我,有他什么事?”</p>

何游进的眼镜已经挂在了鼻梁上,他的眼神越过了眼镜片,虚虚地漂浮在半空中,暧昧的失焦。</p>

方昊旸坏心眼的动了动,何游进直接把手里的海绵丢了出去。</p>

“混蛋你......”beta艳红的眼角皱着,他常年凶巴巴,那种刻薄的表情在此时的场景下竟然变得柔软又诱人,多了些别样的味道。</p>

“我就是......就是想起来那时候你总不交作业。”他就差求饶了,磕磕巴巴的交代着:“......所以问zero,你是不是对我有......有意见。”</p>

“问到结果了么?”方昊旸哑声问。</p>

“没有......”</p>

“但凡你找一个有恋爱经验的问一问,也不会这么多年没有结果。”方昊旸轻轻的笑,伸手扭过了何游进的下巴,深吻住爱人,“没看过校园青春剧吗?男孩子总是欺负喜欢的女孩子,喜欢谁......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吸引他的注意力。”</p>

-</p>

何游进跟方昊旸成为了第一对儿结婚的夫夫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在他们发出请帖的时候,剑齿虎的哥布林还酸了吧唧的狂跳了一阵子的脚。</p>

“我早就说poris跟联盟之间有不可告人的关系!!你们还不信!!!”</p>

何游进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回复超绝:“有本事你也去勾引一个联盟的内部人员,你能勾引得到算我输。”</p>

哥布林在这方面甘拜下风。</p>

渡完蜜月回来,何游进给他们每个人都带了精装喜糖。</p>

林明翡在收到自己的那份儿喜糖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扔给了最喜欢吃糖的夏瞳,小oga抱着两人份的喜糖乐得合不拢嘴。</p>

“见鬼了,他们两个竟然会在一起。”林明翡兀自感慨:“就以前你提起方昊旸的那种咬牙切齿的样子,我都觉得你会挑他结婚的日子提刀去取他的项上人头,让他血溅当场呢!”</p>

“所以说,你这种人能找到对象也是蛮稀奇的。”何游进不阴不阳的回敬道:“也只有夏小曈这种铁憨憨能看上你了。”</p>

夏瞳瞪着他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过来:“嗯嗯嗯?”</p>

何游进满脸慈爱:“没事,说你善良呢。”</p>

林明翡:“......”</p>

何游进满脸就写着“来啊,互相伤害啊”。</p>

林明翡默了片刻,开口道:“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我跟夏瞳公开了。”</p>

何游进:“?”</p>

林明翡:“字面意思,准备跟紧你和老方的步伐,尽快进入人生的下一阶段。”</p>

何游进已经颤抖着双手点开了微博,他的手机微博上正登陆着他们官方的微博账号。</p>

在手机宛若帕金森一般的疯狂震动中,何游进的尖叫声响彻poris基地的天花板。</p>

“姓林的我要鲨了你祭天!!”</p>

-全文完结-</p>

“你差不多......可以了!”他颤声说,眼镜上一片雾气。</p>

“我看你在发呆,一点儿都不专心,才想提醒提醒你。”方昊旸俯身靠近了他,贴在他的耳畔低语,上面</p>

何游进都站不住了,“你......你洗碗么!”</p>

“我洗。”方昊旸答应的爽快,“说说看,刚才在想什么?”</p>

“没,没什么......嗯......”</p>

“骗我。”</p>

何游进倒吸了一口凉气,哆嗦道:“就想到了我们上学的时候......”</p>

“是在想我么?”</p>

“你和......zero。”</p>

方昊旸停住,启齿咬住了beta的耳垂。</p>

“想我就想我,有他什么事?”</p>

何游进的眼镜已经挂在了鼻梁上,他的眼神越过了眼镜片,虚虚地漂浮在半空中,暧昧的失焦。</p>

方昊旸坏心眼的动了动,何游进直接把手里的海绵丢了出去。</p>

“混蛋你......”beta艳红的眼角皱着,他常年凶巴巴,那种刻薄的表情在此时的场景下竟然变得柔软又诱人,多了些别样的味道。</p>

“我就是......就是想起来那时候你总不交作业。”他就差求饶了,磕磕巴巴的交代着:“......所以问zero,你是不是对我有......有意见。”</p>

“问到结果了么?”方昊旸哑声问。</p>

“没有......”</p>

“但凡你找一个有恋爱经验的问一问,也不会这么多年没有结果。”方昊旸轻轻的笑,伸手扭过了何游进的下巴,深吻住爱人,“没看过校园青春剧吗?男孩子总是欺负喜欢的女孩子,喜欢谁......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吸引他的注意力。”</p>

-</p>

何游进跟方昊旸成为了第一对儿结婚的夫夫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在他们发出请帖的时候,剑齿虎的哥布林还酸了吧唧的狂跳了一阵子的脚。</p>

“我早就说poris跟联盟之间有不可告人的关系!!你们还不信!!!”</p>

何游进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回复超绝:“有本事你也去勾引一个联盟的内部人员,你能勾引得到算我输。”</p>

哥布林在这方面甘拜下风。</p>

渡完蜜月回来,何游进给他们每个人都带了精装喜糖。</p>

林明翡在收到自己的那份儿喜糖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扔给了最喜欢吃糖的夏瞳,小oga抱着两人份的喜糖乐得合不拢嘴。</p>

“见鬼了,他们两个竟然会在一起。”林明翡兀自感慨:“就以前你提起方昊旸的那种咬牙切齿的样子,我都觉得你会挑他结婚的日子提刀去取他的项上人头,让他血溅当场呢!”</p>

“所以说,你这种人能找到对象也是蛮稀奇的。”何游进不阴不阳的回敬道:“也只有夏小曈这种铁憨憨能看上你了。”</p>

夏瞳瞪着他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过来:“嗯嗯嗯?”</p>

何游进满脸慈爱:“没事,说你善良呢。”</p>

林明翡:“......”</p>

何游进满脸就写着“来啊,互相伤害啊”。</p>

林明翡默了片刻,开口道:“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我跟夏瞳公开了。”</p>

何游进:“?”</p>

林明翡:“字面意思,准备跟紧你和老方的步伐,尽快进入人生的下一阶段。”</p>

何游进已经颤抖着双手点开了微博,他的手机微博上正登陆着他们官方的微博账号。</p>

在手机宛若帕金森一般的疯狂震动中,何游进的尖叫声响彻poris基地的天花板。</p>

“姓林的我要鲨了你祭天!!”</p>

-全文完结-</p>

“你差不多......可以了!”他颤声说,眼镜上一片雾气。</p>

“我看你在发呆,一点儿都不专心,才想提醒提醒你。”方昊旸俯身靠近了他,贴在他的耳畔低语,上面</p>

何游进都站不住了,“你......你洗碗么!”</p>

“我洗。”方昊旸答应的爽快,“说说看,刚才在想什么?”</p>

“没,没什么......嗯......”</p>

“骗我。”</p>

何游进倒吸了一口凉气,哆嗦道:“就想到了我们上学的时候......”</p>

“是在想我么?”</p>

“你和......zero。”</p>

方昊旸停住,启齿咬住了beta的耳垂。</p>

“想我就想我,有他什么事?”</p>

何游进的眼镜已经挂在了鼻梁上,他的眼神越过了眼镜片,虚虚地漂浮在半空中,暧昧的失焦。</p>

方昊旸坏心眼的动了动,何游进直接把手里的海绵丢了出去。</p>

“混蛋你......”beta艳红的眼角皱着,他常年凶巴巴,那种刻薄的表情在此时的场景下竟然变得柔软又诱人,多了些别样的味道。</p>

“我就是......就是想起来那时候你总不交作业。”他就差求饶了,磕磕巴巴的交代着:“......所以问zero,你是不是对我有......有意见。”</p>

“问到结果了么?”方昊旸哑声问。</p>

“没有......”</p>

“但凡你找一个有恋爱经验的问一问,也不会这么多年没有结果。”方昊旸轻轻的笑,伸手扭过了何游进的下巴,深吻住爱人,“没看过校园青春剧吗?男孩子总是欺负喜欢的女孩子,喜欢谁......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吸引他的注意力。”</p>

-</p>

何游进跟方昊旸成为了第一对儿结婚的夫夫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在他们发出请帖的时候,剑齿虎的哥布林还酸了吧唧的狂跳了一阵子的脚。</p>

“我早就说poris跟联盟之间有不可告人的关系!!你们还不信!!!”</p>

何游进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回复超绝:“有本事你也去勾引一个联盟的内部人员,你能勾引得到算我输。”</p>

哥布林在这方面甘拜下风。</p>

渡完蜜月回来,何游进给他们每个人都带了精装喜糖。</p>

林明翡在收到自己的那份儿喜糖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扔给了最喜欢吃糖的夏瞳,小oga抱着两人份的喜糖乐得合不拢嘴。</p>

“见鬼了,他们两个竟然会在一起。”林明翡兀自感慨:“就以前你提起方昊旸的那种咬牙切齿的样子,我都觉得你会挑他结婚的日子提刀去取他的项上人头,让他血溅当场呢!”</p>

“所以说,你这种人能找到对象也是蛮稀奇的。”何游进不阴不阳的回敬道:“也只有夏小曈这种铁憨憨能看上你了。”</p>

夏瞳瞪着他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过来:“嗯嗯嗯?”</p>

何游进满脸慈爱:“没事,说你善良呢。”</p>

林明翡:“......”</p>

何游进满脸就写着“来啊,互相伤害啊”。</p>

林明翡默了片刻,开口道:“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我跟夏瞳公开了。”</p>

何游进:“?”</p>

林明翡:“字面意思,准备跟紧你和老方的步伐,尽快进入人生的下一阶段。”</p>

何游进已经颤抖着双手点开了微博,他的手机微博上正登陆着他们官方的微博账号。</p>

在手机宛若帕金森一般的疯狂震动中,何游进的尖叫声响彻poris基地的天花板。</p>

“姓林的我要鲨了你祭天!!”</p>

-全文完结-</p>

“你差不多......可以了!”他颤声说,眼镜上一片雾气。</p>

“我看你在发呆,一点儿都不专心,才想提醒提醒你。”方昊旸俯身靠近了他,贴在他的耳畔低语,上面</p>

何游进都站不住了,“你......你洗碗么!”</p>

“我洗。”方昊旸答应的爽快,“说说看,刚才在想什么?”</p>

“没,没什么......嗯......”</p>

“骗我。”</p>

何游进倒吸了一口凉气,哆嗦道:“就想到了我们上学的时候......”</p>

“是在想我么?”</p>

“你和......zero。”</p>

方昊旸停住,启齿咬住了beta的耳垂。</p>

“想我就想我,有他什么事?”</p>

何游进的眼镜已经挂在了鼻梁上,他的眼神越过了眼镜片,虚虚地漂浮在半空中,暧昧的失焦。</p>

方昊旸坏心眼的动了动,何游进直接把手里的海绵丢了出去。</p>

“混蛋你......”beta艳红的眼角皱着,他常年凶巴巴,那种刻薄的表情在此时的场景下竟然变得柔软又诱人,多了些别样的味道。</p>

“我就是......就是想起来那时候你总不交作业。”他就差求饶了,磕磕巴巴的交代着:“......所以问zero,你是不是对我有......有意见。”</p>

“问到结果了么?”方昊旸哑声问。</p>

“没有......”</p>

“但凡你找一个有恋爱经验的问一问,也不会这么多年没有结果。”方昊旸轻轻的笑,伸手扭过了何游进的下巴,深吻住爱人,“没看过校园青春剧吗?男孩子总是欺负喜欢的女孩子,喜欢谁......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吸引他的注意力。”</p>

-</p>

何游进跟方昊旸成为了第一对儿结婚的夫夫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在他们发出请帖的时候,剑齿虎的哥布林还酸了吧唧的狂跳了一阵子的脚。</p>

“我早就说poris跟联盟之间有不可告人的关系!!你们还不信!!!”</p>

何游进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回复超绝:“有本事你也去勾引一个联盟的内部人员,你能勾引得到算我输。”</p>

哥布林在这方面甘拜下风。</p>

渡完蜜月回来,何游进给他们每个人都带了精装喜糖。</p>

林明翡在收到自己的那份儿喜糖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扔给了最喜欢吃糖的夏瞳,小oga抱着两人份的喜糖乐得合不拢嘴。</p>

“见鬼了,他们两个竟然会在一起。”林明翡兀自感慨:“就以前你提起方昊旸的那种咬牙切齿的样子,我都觉得你会挑他结婚的日子提刀去取他的项上人头,让他血溅当场呢!”</p>

“所以说,你这种人能找到对象也是蛮稀奇的。”何游进不阴不阳的回敬道:“也只有夏小曈这种铁憨憨能看上你了。”</p>

夏瞳瞪着他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过来:“嗯嗯嗯?”</p>

何游进满脸慈爱:“没事,说你善良呢。”</p>

林明翡:“......”</p>

何游进满脸就写着“来啊,互相伤害啊”。</p>

林明翡默了片刻,开口道:“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我跟夏瞳公开了。”</p>

何游进:“?”</p>

林明翡:“字面意思,准备跟紧你和老方的步伐,尽快进入人生的下一阶段。”</p>

何游进已经颤抖着双手点开了微博,他的手机微博上正登陆着他们官方的微博账号。</p>

在手机宛若帕金森一般的疯狂震动中,何游进的尖叫声响彻poris基地的天花板。</p>

“姓林的我要鲨了你祭天!!”</p>

-全文完结-</p>

“你差不多......可以了!”他颤声说,眼镜上一片雾气。</p>

“我看你在发呆,一点儿都不专心,才想提醒提醒你。”方昊旸俯身靠近了他,贴在他的耳畔低语,上面</p>

何游进都站不住了,“你......你洗碗么!”</p>

“我洗。”方昊旸答应的爽快,“说说看,刚才在想什么?”</p>

“没,没什么......嗯......”</p>

“骗我。”</p>

何游进倒吸了一口凉气,哆嗦道:“就想到了我们上学的时候......”</p>

“是在想我么?”</p>

“你和......zero。”</p>

方昊旸停住,启齿咬住了beta的耳垂。</p>

“想我就想我,有他什么事?”</p>

何游进的眼镜已经挂在了鼻梁上,他的眼神越过了眼镜片,虚虚地漂浮在半空中,暧昧的失焦。</p>

方昊旸坏心眼的动了动,何游进直接把手里的海绵丢了出去。</p>

“混蛋你......”beta艳红的眼角皱着,他常年凶巴巴,那种刻薄的表情在此时的场景下竟然变得柔软又诱人,多了些别样的味道。</p>

“我就是......就是想起来那时候你总不交作业。”他就差求饶了,磕磕巴巴的交代着:“......所以问zero,你是不是对我有......有意见。”</p>

“问到结果了么?”方昊旸哑声问。</p>

“没有......”</p>

“但凡你找一个有恋爱经验的问一问,也不会这么多年没有结果。”方昊旸轻轻的笑,伸手扭过了何游进的下巴,深吻住爱人,“没看过校园青春剧吗?男孩子总是欺负喜欢的女孩子,喜欢谁......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吸引他的注意力。”</p>

-</p>

何游进跟方昊旸成为了第一对儿结婚的夫夫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在他们发出请帖的时候,剑齿虎的哥布林还酸了吧唧的狂跳了一阵子的脚。</p>

“我早就说poris跟联盟之间有不可告人的关系!!你们还不信!!!”</p>

何游进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回复超绝:“有本事你也去勾引一个联盟的内部人员,你能勾引得到算我输。”</p>

哥布林在这方面甘拜下风。</p>

渡完蜜月回来,何游进给他们每个人都带了精装喜糖。</p>

林明翡在收到自己的那份儿喜糖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扔给了最喜欢吃糖的夏瞳,小oga抱着两人份的喜糖乐得合不拢嘴。</p>

“见鬼了,他们两个竟然会在一起。”林明翡兀自感慨:“就以前你提起方昊旸的那种咬牙切齿的样子,我都觉得你会挑他结婚的日子提刀去取他的项上人头,让他血溅当场呢!”</p>

“所以说,你这种人能找到对象也是蛮稀奇的。”何游进不阴不阳的回敬道:“也只有夏小曈这种铁憨憨能看上你了。”</p>

夏瞳瞪着他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过来:“嗯嗯嗯?”</p>

何游进满脸慈爱:“没事,说你善良呢。”</p>

林明翡:“......”</p>

何游进满脸就写着“来啊,互相伤害啊”。</p>

林明翡默了片刻,开口道:“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我跟夏瞳公开了。”</p>

何游进:“?”</p>

林明翡:“字面意思,准备跟紧你和老方的步伐,尽快进入人生的下一阶段。”</p>

何游进已经颤抖着双手点开了微博,他的手机微博上正登陆着他们官方的微博账号。</p>

在手机宛若帕金森一般的疯狂震动中,何游进的尖叫声响彻poris基地的天花板。</p>

“姓林的我要鲨了你祭天!!”</p>

-全文完结-</p>

“你差不多......可以了!”他颤声说,眼镜上一片雾气。</p>

“我看你在发呆,一点儿都不专心,才想提醒提醒你。”方昊旸俯身靠近了他,贴在他的耳畔低语,上面</p>

何游进都站不住了,“你......你洗碗么!”</p>

“我洗。”方昊旸答应的爽快,“说说看,刚才在想什么?”</p>

“没,没什么......嗯......”</p>

“骗我。”</p>

何游进倒吸了一口凉气,哆嗦道:“就想到了我们上学的时候......”</p>

“是在想我么?”</p>

“你和......zero。”</p>

方昊旸停住,启齿咬住了beta的耳垂。</p>

“想我就想我,有他什么事?”</p>

何游进的眼镜已经挂在了鼻梁上,他的眼神越过了眼镜片,虚虚地漂浮在半空中,暧昧的失焦。</p>

方昊旸坏心眼的动了动,何游进直接把手里的海绵丢了出去。</p>

“混蛋你......”beta艳红的眼角皱着,他常年凶巴巴,那种刻薄的表情在此时的场景下竟然变得柔软又诱人,多了些别样的味道。</p>

“我就是......就是想起来那时候你总不交作业。”他就差求饶了,磕磕巴巴的交代着:“......所以问zero,你是不是对我有......有意见。”</p>

“问到结果了么?”方昊旸哑声问。</p>

“没有......”</p>

“但凡你找一个有恋爱经验的问一问,也不会这么多年没有结果。”方昊旸轻轻的笑,伸手扭过了何游进的下巴,深吻住爱人,“没看过校园青春剧吗?男孩子总是欺负喜欢的女孩子,喜欢谁......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吸引他的注意力。”</p>

-</p>

何游进跟方昊旸成为了第一对儿结婚的夫夫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在他们发出请帖的时候,剑齿虎的哥布林还酸了吧唧的狂跳了一阵子的脚。</p>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